飲食觀見證改革開放40年巨變

         

jiadtf18061633_b.jpg

  講述人:市發改委糧食局退休干部楊德孝

  歷史事件:1993年1月1日,武漢市糧食價格和經營放開,糧票終止使用,實行了40年的糧食統購統銷政策退出歷史舞臺,糧食是市場最后放開的一個商品。

  “現在90后估計都不知道糧票是什么了吧?也不會理解,為什么有錢還吃不到飯,還必須要有糧票。”7月2日,楊德孝一見到長江日報記者就發出這樣的感慨。這位做了一輩子糧食計劃管理工作的市發改委糧食局退休干部說,曾經影響幾代人的“糧票”逐漸被遺忘,正是改革開放的成果。

  楊德孝說,糧食從計劃著吃到變化著吃,民眾從只求吃飽到追求吃出健康、吃出特色、吃出品位,從飯碗就可看出改革開放這40年的巨大變化。

  吃熱干面都要用糧票的時代

  “現在大家吃熱干面,掏錢就買,甚至都不用掏錢,直接刷手機。”楊德孝說,“在1993年之前長達40年的時間,沒有糧票,有錢也吃不到熱干面。”

  1976年,楊德孝結婚,作為機關干部的他,也遇到了當時很多人都面臨的窘境:要請親朋好友們吃飯,可糧票不夠,買不到米,怎么請人吃飯?正當發愁時,他家在黃陂的親戚雪中送炭,將自家種的100斤大米,挑到了楊家。楊德孝至今還記得當時的幸福感:“看著親朋好友們在婚禮上吃著大米飯,心里別提多高興了。”

  為什么沒有糧票,有錢也買不到米呢?楊德孝介紹說,說到底就是糧食短缺,國家靠計劃的方式保證基本需求,票證是短缺經濟的特征。1953開始,國家實行糧食統購統銷政策,1955年發行糧食票證。至此,武漢人買糧食,光有錢沒用,還必須有糧票,實行定量、定點、憑票購糧。

  楊德孝清楚地記得,自己一個月定量是32斤,夫妻倆僅能剛剛維持家庭日常的吃糧需求。一年中糧食供應最豐富的時候就是春節前,會憑票發放糯米、掛面、花生、小麻油、食用油等。這也導致了“幸福的煩惱”——由于時間集中供應,導致排長隊購物。

  每年這個時候,對于楊德孝等糧食系統的干部來說,就是類比“春運”的“春供”,一年中最忙的時候,大家都要到一線保“春供”。楊德孝說,同事早上6點多就趕到糧食供應點,天蒙蒙亮,就看到已經有200多人排隊了,可見當時春節前買糧多么辛苦。

  糧食市場放開后人們卻“不放心”

  改革開放解放了生產力,打開了流而不通的糧食計劃經濟的缺口。農業生產計劃放開,市場農產品極大豐富,流通的農貿市場應運而生,為糧食價格經營放開奠定了基礎。時間到了1993年1月1日,武漢市糧食價格和經營放開,糧票終止使用。

  “糧食是市場最后放開的一個商品。”楊德孝說,早在之前的半年,他就和同事們按照上級要求,開始起草相關文件。“民以食為天,天下糧為本,有糧則穩,無糧則難。說實話,當時我們制定政策時,總覺得一下子放開糧食價格和經營有點不可能。”

  40年后再回憶當初放開時的情景,楊德孝坦言,市場放開了,當時人的心里還沒有放開。1993年糧食市場放開,居民購糧證和糧票停用,但在政府的文件中卻留有“妥善保管”的尾巴。由此,人們對糧食放開“不放心”,反而加劇了這種緊張,辦理糧證關系的人數出現了長期排隊的現象。

  “糧食局的辦證窗口,每天排隊申辦糧證關系的隊伍長達500米。”楊德孝說,“盡管我們認為糧食放開后,辦理糧食關系根本沒有必要,并且辦事人員從1人增加到了4人兩個窗口,中午不休息,但當時還是擋不住源源不斷的排隊人群。”長年累月的排隊衍生了相應的“排隊經濟”,在糧食局門口出現了有償排隊、坐凳出租、簡餐盒飯等“生意”。

  3天之內武漢平息漲價風波

  除了排隊,作為全市糧食管理的主要部門,楊德孝和同事們還面臨著更大的挑戰:1993年1月1日放開糧食市場,從11月開始,武漢受外地糧價瘋長波及,也出現了糧價飛漲,有的城區甚至出現了糧價翻倍漲的情況。

  糧價漲,百姓慌。楊德孝和同事們夜以繼日加班,不斷將糧食市場最新情況匯報給市委市政府。市委市政府當機立斷,緊急動員,全市國有糧店張貼安民告示,全部開門敞開供應限價大米,城區糧食只準進不準出,供應網點一律不準惜售、倒賣、脫銷,批發庫站24小時值守保供。

  3天之內,武漢的糧價穩住了。楊德孝說,在這場全國性的糧食危機中,武漢市平抑糧價、限價拋售的決策及行動,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是走在前面的,率先取得了市場的掌控權。當武漢行動了快一個月后,國務院視全國糧食形勢作出了平抑糧價的決定。全國行動也有利推進了武漢市糧價的平抑和市場的穩定。

  “糧食價格放開后,經歷了如此大的風波,可見改革并不是一帆風順的,并不能一蹴而就,需要極大的勇氣,以及應對的能力。”楊德孝說,武漢“敢為人先”的精神,在那場風波中體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飲食變遷見證改革開放成就

  經歷風雨方能見彩虹。武漢在全國較早平抑糧價,使得武漢糧食市場化后,較快回到了市場主體地位。我市建立了市級糧食儲備制度,在充分發揮市場對自愿配置基礎性作用的同時,發揮看得見的這只手的作用,加強糧食安全調控。

  2001年5月,經過對糧價趨勢檢測、集貿市場供需關系分析、市民心理了解,武漢市決定,廢止糧政管理。“在我們糧食局門口持續了8年的排隊長龍消失了,武漢才與糧食計劃經濟正式告別。”楊德孝說,當時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2001年底,楊德孝退休,告別干了一輩子的糧食計劃工作。

  退休多年,楊德孝仍然關注著市民的吃。“大家可能不知道,同樣是糧食,現在我們吃的糧食,和計劃經濟時代吃的糧食,有著天壤之別。”楊德孝向記者揭秘。

  楊德孝說,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計劃經濟,為保障全市700萬戶籍人口每年30多億斤的基本口糧供應,市民只能吃秈米,這類米產量高、口感差,是糙米,另外為了保證供應,糧食供應的原則是“推陳出新”,所以市民吃的多數是陳米。“我們糧食部門還被人調侃是陳化糧加工廠,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。”楊德孝說,現在只有很少人吃秈米了,市場上供應的都是更優質大米。

  “粗糧和精糧實際上就是生活質量的差別,飲食的變遷見證著民眾生活質量的提升,也見證著改革開放取得的巨大成就”。楊德孝說,現在的我們都在享受著改革開放的紅利。“40年前買啥都要憑票,還限量供應;40年后的今天,我們只需要動動手指掃個碼,天南地北、國內國外的各種美食就送到了家。”(記者  馬振華 黃晶晶 周鋼)

大香焦依人在钱 伊人成长网网站 久青草原视频免费 伊人2成综合人网名 香蕉猫咪视频在线播放